打麻将技巧_麻将游戏怎么打_中国麻将文化传承门户网站-麻将教学网

      WAP手机版
    • 加入收藏|
    • 设为首页|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麻将大赛 > 精彩推荐

麻将中的基本思路与高级技巧(仅供参考)

2019-03-12 10:23:28 编辑:bianji 来源:
阅读:

  很多牌手成天埋头打牌,对玩麻将的基本原则没有认真思考过,或者根本

  没有想过,或者说根本不知道。本人认为玩麻将的基本思路有两个:

  一、自己不点炮和防止他方点小炮。

  凡懂得围棋、桥牌的都知道,胜利往往不是来自自己,而是源于自己少犯错

  误,等待对方犯错的过程中。玩麻将是为了和(胡)牌,只有多和牌,少点炮或不

  点炮,方能获得胜利。成都牌手普遍认为“大牌点小牌不亏”,实际上得分、得高

  分才是硬道理。因此,要尽量减少点炮。其次,要防止其他方点炮,当你做好一手

  大牌下听时,不但要防止自己点炮,还要防止他方有意或无意的点小牌。

  二、和牌只需一张牌。

  成都牌手有一句话“对楚不如卡”。“对楚”是指牌手以两个双张将牌下听

  ,如“五筒五筒”与“二万二万”成都麻将竞技可能是任何牌,听牌为两张,五筒

  二万。而听卡张(嵌张),和牌仅为一张。“对楚不如卡”的内在含义是在“对楚

  ”情况下,虽然听两张牌,但和牌概率远远高于听两张的对楚”。我们引深这个道

  ,不难看出两点:1、和牌张数再宽(著者曾在实战中遇到过一次听七张牌的情形。

  一般情况下,听五张牌的情形出现情形较多,如2223456,听张为1、4、7+3、6五张

  牌)的一手牌,和牌也只是和一张。2、要具体比较不同听牌牌型的和牌概率,宽听

  牌的和牌概率不一定比听一张牌的和牌概率高。

  三、防止别人和牌。

  不论别人点别人,还是别人自摸,对你而言,你都没有收益。你再好的牌,

  再宽的叫,都因别人和牌而变得无任何意义。因此,在自己下听的基础上,要防止

  别人和牌。不少的人总是说“要下叫”,所以才碰牌。如果说,不幸对上口诀云“

  上碰下自摸”,你下叫有何用?此时,碰牌的会说“早晓得就不碰了”,翻译他的

  话“早晓得他会自摸,老子就不下叫了,你摸不到气死你”。

  高级技巧

  这里所说“高级”,并不是技法一定高明,而基于最基本的理论和竞技规

  则的不易被人们所认识和运用的,且有是十分有效,成功率较高的技巧。

  一、无用的牌早开,自己暂时需要的同花色牌绝不能开。

  在成都麻将竞技的逼缺逼叫(听)的规则中,无用的牌是与自己所留,所碰

  的牌不同花色牌。如,你作筒条,而万字牌就为无用牌,临时转换的成万字的另作

  他论,不在此列。无用的牌必须尽早开掉,不可久留,更不能在自己手中停牌。

  但重要的是,从点炮概率上讲,四人局时,每人手上共13张牌,如果你不是

  庄家,连续开同种花色的牌五张,第五张牌的点炮概率已在50-60%。一般情况下,

  牌型为5-4-4,假设选择4张的一门退牌,而上牌又是无废张,4张退完已下听,你打

  第五张时必然点炮。如果说,你的上家发牌,下家碰牌,多一次退张机会,你则少

  一次退张机会,相对而言加快了下听的步法,此时,你退第四张,甚至第三张无用

  牌时就已处在点炮区内。腾挪技巧:1、“划打”。属低级消极实用技巧,适用于手

  中只有1-2张无用牌的情况:停牌等待上家退出与手中同样的牌“跟出”;或者等待

  需要牌一方退出同样的牌,实为积极性“划船”。2、转换。中级积极实用技巧,适

  用于发现问题或并且无用牌越来越多的情形:打出自己原还需要的牌,也就是下听

  家不需要的牌,留下原无用的牌,此时下听的速度多半变慢,需要有耐心。3、“划

  船”。消极防御技巧,适用于已下听,但上牌为一炮牌的情形:下听牌的牌型一般

  为:[搭子2(顺子)-3-3]+[将-搭子(或刻子)]或者[3-3-3]+[搭子4(或者搭子/

  刻+单钓)],此时,你的牌已无法转换,或者说桌上牌已无多少,只好“划船”等

  待听家换叫(听)退牌或者他方点炮。

  对于自己需要的牌,一般不要轻打,成都有“边打边退必然是清对”口诀。

  意思两层,一是打自己还需要的同花色牌,必然是多张、手中一定是好牌。二是,

  除大牌多张外,不应轻易打自己需要的牌。实战:四人局中,由该付牌的庄家(笔

  者对家)开牌,上家模牌后发出一张六条,并称已下叫。著者分析,上家极有可能

  天缺一门,从发六条看,可能是缺筒子牌,手中是条万下叫。当时笔者手中只一、

  三、三万三张万字牌,为了防止点炮于是果断退筒子牌。当转至对家时,退出三万

  ,立即碰上,继续退筒。数圈后摸上一张“二万”,一看牌池中已有三张,手中是

  一个绝张“二万”,此时绝张“三万”未显,如果退“二万”必然退“一万”,情

  况不明无法退,而手中筒子已退完,由于上家声称已下叫,其他三家均不敢轻易或

  随意退牌发张,桌面条子牌也不多,笔者只好顺线打出一张九条,平安无事。后又

  上一张五条下叫,和边三万,牌行至牌墙上大约剩下五、六张牌时,下家手中持一

  对“一万”,一张“三万”未听,只好打“三万”点炮,笔者和一个带归牌。而上

  家从退第一张到剩下五、六张牌,一直未换牌,摊牌看时,是和“一万”的暗七对

  (当天规则中的最高分四个计算单位,而笔者的牌是两个计算单位)。不少牌手,

  尤其是爱碰牌的,往往碰什么打什么,如碰二万打一万,碰七条打八条等,既是坏

  惯,也有“浪费资源”之嫌。此实战证明一点,自己需要的牌绝不能轻易打。

  二、上牌、和牌张的概率估计

  对和牌张的估计,对第一位牌手来讲,永远是一个新课题。由于手中牌为13

  张,近似于一个13位数,而花色有三种,每种九个数,每个数四张,因此,其排列

  组合数是十分大的,概率的估计也变得十分难。对于部标《竞技麻将》中,1、分值

  24分的《七星不靠》、分值12分的《全不靠》的和牌规则是:没有相同的牌,序数

  牌的花色序数不能相

  同,即条147、万258、筒369,这几乎是“全组合”,其排列组

  合数较大。2、如果没有满8分,不能和。此时有很多牌不能留,留下也无法多出分

  值来,因此上牌的概率变得十分小。3、对于一般的牌,如由4副顺子(成都麻将称

  :搭子)及序数牌组成的“平和”牌,其上牌、和牌的概率就十分容易估计。

  对于成都麻将竞技中的概率估计:

  (一)、经常出现的牌型的上牌、和牌概率:

  一般牌的上牌、和牌概率是十分容易估计的。在比赛中经常出现的一般牌型

  :

  牌型一、花色a[3-3-3]+花色b[4] 牌型二、花色a[3-5]+花色b[3+2]

  牌型三、花色a[3-4]+花色b[3+3] 牌型四、花色a[3-2-2]+花色b[3+3]

  牌型五、花色a[3-3-3]+花色b[2-2] 牌型六、花色a[3-3-3]+花色b[3-1]

  牌型一,听牌在花色b的四张中听两张,听牌与前面另一花色无关。牌型二则

  花色a[3-5]中的五张牌中,听牌张数为1or2or3张。例如:五张牌是46789和牌为一

  嵌5,五张牌是56789和4、7两张;五张牌是45678和3、6、9三张。牌型三与牌型一

  相同,只是换了花色而已。牌型四与牌型五一样均是和两张的“对楚”牌(成都人

  称:农民叫。需要注意的是:“2”不一定是对子,可能是和嵌张),最后,也可能

  是经常出现的单钓牌。

  小结:1、分析概率只考虑与听牌有关的牌,缩小分析范围;

  2、一般型中听三张牌的和牌概率最大,平均上牌时,和牌概率为70%

  ;

  3、听三张牌的实用概率最大,平均上牌时,和牌概率为37%;

  4、单钓的最大理论概率为33%,平均上牌时的和牌概率为0;

  5、边张、嵌张的和牌概率与单钓差不多。

  (二)、特殊牌型的概率:

  1、和嵌张:

  很多牌手喜欢和嵌张,美其名曰“对楚不如一卡”。成都人把两个对子听称

  之为“对楚叫”,又戏称之为“农民叫”,充分表明:“对楚叫”不好。这种说法

  为大多数牌手接受认可,其原因是“对楚叫”和牌机会小。究其原因:1、两个对子

  牌花色加起来只有八张牌,你自己手上已占四张,和牌概率小;“对楚”虽然看似

  和两张牌,从和牌张数上只比单钓、嵌张多一张牌。2、嵌张的出现受到边张的影响

  ,如和5筒,如果桌面上已碰下4筒、6筒,5筒一般在手中就呆不住了。甚至碰(杠

  )3、7筒都可能加速5筒往外栽。

  对于分析牌能力弱的牌手,最好先选择“对楚”下听,适当时候转换。

  2、单钓:

  单钓,从理论上和感觉上,和牌概率为最低。概率角度上,单钓的最大和牌

  概率为24.75%。从平均理论上讲,最小概率为0,即成都人称的“理论叫”(意思是

  说,你的牌已下听,但永远不可能和,戏称“死叫”)。

  但又很大一部分牌手,不和宽叫,而下窄叫,去单钓、和嵌张。这是高手们

  根据桌面现张、各家出牌情况、牌手出牌习惯和线路、跌出的可能性和自摸的可能

  性进行分析推测,认定某张牌跌出来是绝对的,跌出来的时间是相对的,此时概率

  称之为:现张概率,已达到100%。排除某个牌手判断该张牌点炮概率为100%而不打

  的情形。因此,他们必然要这样做。结论,下听不论宽窄必须根据实点情况而定,

  否则要出现“我五个叫都割不赢他一叫,运气太孬。”,实际上此时,五个叫的和

  牌现张概率极低,甚至为0,而相对说别人单钓的现张概率就“无穷大”,这不能以

  运气而论。

  3、开杠:

  在前面已阐述开杠的概率。“杠牌”无功的概率约占55%-60%以上,被抢的概

  率约占10%,杠上炮的概率约占30%,杠上开花概率仅占0%-5%。在一次三个小时的四

  局成都麻将竞技中,共开杠14次,被抢杠的2次,杠和与杠上炮均无。杠来下听达到

  5次。

  竞技中的恶手

  围棋中有“恶手”之说,主要是指无道理,用强,造成我弱敌强逆转的坏

  着。本主笔借用围棋的“恶手”来描述麻将竞技中的打法。

  1、碰牌之恶。先让我们看一下一局实战,下班到公交车站乘车,在等车的一

  会看到路边的一副三人局,甲下家碰九万、七筒和六万杠,而上家未碰牌,不要筒

  。桌上牌七筒绝张未现、七条八条九条均未现张、有六条两张。甲手中牌为条

  999876444—万3344,已下听三四万“对楚”,只是由于三家自模局(有归可点和)

  小番不能和牌(相当于部标只有7番,点炮和不下来,而自摸加一番。)。此时甲摸

  一张七条,思考再三甲还是打了七条。行至上家打出一张三万,甲碰退六万,甲的

  想法很清楚:a、由于规则三万和不下来,只好碰打出六条,转过去准备再摸回六万

  ;b、如果有人打出九条就有归自然可和下来。两圈后摸到绝张七筒,打出点了下家

  的双归满牌。甲方错误在于:1、下听一个小番牌三家根本无法和,七条来应该退六

  条,向对子和或者暗七对转换,退七条实属犯“和牌意识太强”的低级错误。2、引

  起点炮的根本错误,是碰三万,如果不碰就不会摸到七筒,而下家也不会模到,不

  会形成下家自模。四家不要轻易碰牌,三家就更不能轻易碰。只有一种特例,如果

  说碰三万再和三万还勉强说得过去。

  结论:碰牌是恶手之首。

  2、杠牌不分时机。

  在成都麻将的顺杠规则中,可以说,没有哪个牌手能够抵挡杠牌可能产生杠

  上开花的诱惑。对于错张问题,杠牌与碰牌一样,绝大多数情形下,杠牌必然会错

  张,除上家打出牌,下家开杠的唯情形之外。两者差别在于:杠牌不会少摸牌,而

  碰牌必然少摸一张。

  大凡思考过的牌手都知道,正上牌时不能错牌,牌不好时需要错牌,错牌相

  当时牌手换了坐位。因此,杠牌与碰牌都必须选择时机。对于杠牌条件,应是:a、

  已下听并宽听为佳;b、多摸一张下听;c、手中出现多张重复张;杠牌时机:一般

  情形下,只要杠打废张不点炮就行。绝好牌最好不要杠,此时杠,必然降低自摸的

  概率。理由非常简单,当你感觉到或推测此牌自摸可能性极大时,错牌后的效果必

  然与前面的感觉、认定相反。

  在成都麻将竞技(封顶局)中,本人曾一场竞技中,遇到两次满牌未杠

  (明杠)当作废张打出,尔后均获得自模。杠牌一定要充分把握时机,否则是浪费

  资源。

  杠牌恶手实例

  在另一场中,著者上家已碰三次筒子,手中还握有一饼刻和五筒单张,已是

  清队(满牌)下听。此时,著者手中万字牌为8867555,条777333小牌下听,摸上张

  一饼,记得考虑到上家是输家点他一个大牌,起了侧隐之心,胆一横就开出这张“

  生张”。上家考虑再三开杠,杠得一个闭张打掉无事,著者摸一张“6万”,只好打

  “7万”,下对子和,结果下家开杠“七万”,杠一“八万”。此时,七万已开杠,

  八万无用只好打出,结果杠上炮点满牌。一切都是一饼杠所致,不杠,摸不到“六

  万”,“七万”不出,下家也不可能摸(或杠到“八万”),著者能否和牌是个未

  知,但和对子杠上炮满牌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

  结论:“满牌勿杠”(是著者自创口诀)。

  又一次实战中,著者做“万筒”,牌行至快结束时手中有两张四筒一张二筒

  ,其它牌已合好,该牌必须要上1234筒才可下听。下家有杠在桌面,估计是听万;

  对家筒万队子胡,桌面已放四刻单钓,估计也是万和筒,当时分析万字基本已绝,

  对家听2与4筒可能性极大,因为当时对家碰了高张8筒和低张1筒,桌面3筒已打完,

  24筒均未现张。而上家牌为条筒,桌上已碰5筒和两条刻,其中5条与5筒已归,且上

  家连续打出两个三筒,当时估计:1、如果说该圈上家的牌番分最高的话,手中牌必

  然是2-2对楚,只有这样的牌才能达到“豪华”番单位,否则只有4番单位,如果没

  有分析错的话,手中一定是2-4筒对。当牌行至对家时,牌墙上只余下五张牌,上家

  摸到一张6张开杠,无事。但由于开杠后错牌,上家摸到一张2筒,和一副最高番。

  若不开杠这绝张2筒本应该著者摸下听,这样全有教,荒局。本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

  面就被这个恶手杠给断送了,真让人哭笑不得,无以言对。

  杠牌前必须是进行周密的分析,1、能否实现目的;2、能否形成他人得利;3

  、能否被抢;4、是否杠上炮。其中,第1点中,目的有多种,A、杠上花;B、杠下

  听;C、加番;D、杠掉或破坏他方牌。最重要的是A。如果说仅仅是C加番没有多大

  意义,因为加番只多一番,别人点炮你得2番单位,如果不杠自摸进帐是3番单位。

  且杠必然引起错牌和他方的高度注意,自己和牌的机会变小。在此战例中,牌墙只

  剩五张牌,杠花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,加番如果大家都有教,加了番“涨工资”又

  有何用?结果出现了最坏的结局,那是对家根本没有想到的,从牌技和心理上,也

  不可能想到。

  结论:“无牌勿杠” (是著者自创口诀)。

  3、乱发张。

  发张与碰牌是一对矛盾,不发张哪来的碰牌。要防止错牌,须防止碰牌,要

  使别人不能碰牌,就不能乱发张。由于麻将有“整人”和“自私”的一面,故不少

  牌手,再自己不能下听(成都麻将),或者摸到炮牌等其他因素时,往往要发张,

  引起的效果:1、搅乱正常上牌次序,2、挑起“群众斗群众”,让两方下听,你们

  总有一个要点炮。3、主动发牌错张使自己得利。总体上讲,发牌错张第一大坏处就

  是破坏上牌次序,理论上讲,一般情况下,不应破坏上牌次序,别人先下听先和牌

  、自摸的可能性也非常大,因此随意乱发张是恶手也。

  发张与碰牌比较,其恶性小利碰牌,发牌实为主动退张,应该说对娱乐有积

  极地促进作用。且一般牌手对发张的时机把握十分困难,多数是无意识的行动,比

  如,下听时开出废牌或多张,而对任何牌手而言,碰牌是有意识的行为。

标签:

编辑推荐